柔远的力量——王琴和她的长篇小说《根据地儿女

天富小说 2019年10月21日 15:31:32 阅读:68 评论:0

  柔远河孕育的文字,由着王琴和她的长篇小说《根据地儿女》(敦煌文艺出版社)娓娓道来,动人心弦:

  华池是一块红色热土,热土情深,那里有我熟悉的同学和朋友,父母早年在乔河和县城生活过,一次次往返,故而对河流的走向、土地的丰饶、人的性格惺惺相惜。

  字如其人,见字如面。站在华池的土地上,坐在柔远河边的一方石头上,即使你没有见过王琴这个人,你读她的《根据地儿女》,内心一定是美好的。一个内心丰盈的人,写下深沉的文字,回馈、感恩、铭记,方才不负昭华,岁月静好。

  《根据地儿女》讲述的是金顶山地区芸芸众生的休养生息和悲欢离合,有故事、有情节、有细节,有向上的力量、感动的力量,这是文字的力量,也是大时代的力量。

  厚重质朴的历史印记,血雨腥风的革命烽火,生生不息的平民百姓……在王琴的挥洒下,宛如长歌,跌宕起伏,余音绕梁,使人难以释卷、无法释怀。

  长篇小说于我而言,是今生的“庞然大物”,然而,喜欢得不得了,深入骨髓的那种。忙中偷闲,床头桌前,多为长篇,是学习,更是享受。久而久之,就有了写作的冲动,好几次,心潮澎湃,笔下生风,写着写着就断了,难以拾起;要么草草收尾,一地鸡毛。于是,只好螺蛳壳里做道场,涂鸦几笔任性的文字。王琴在小说丛林中,一走就是几十年,披荆斩棘,终有所成,何其可贵,何其可敬?

  几十年,经风雨,看透了些许人心世相。用如此的眼光,读如山的文字,哪些是沙,哪些是铁,哪些裹了泥,哪些淬过火,哪些是冰,哪些是衷曲……王琴的小说,这些仿佛都有,还有那些无法参悟的,正是我孜孜以求的。

  人生最长情的告白莫过于坚持,爱的坚持、生命的坚持、品格的坚持……当然也包括文字的坚持,坚持是一种持久的力量,一如水滴石穿。王琴借助柔远河水,击中了我们内心的柔软。时间如水,带走了许多,也留下了许多。留给王琴的,是回味和思索;留给大地的,是深情和凝爱;留给我们的,是信念和力量。

  讲好庆阳故事,传播庆阳声音,需要人的力量,更需要广泛意义上的力量,小说未尝不是一种好的形式。王琴的《根据地儿女》,不一定是最美的,但绝对是用心用情的。这样的文字,流向远方,是深情的,持久的,沁人心脾的。

  作为一部红色题材,民歌、说书、信天游为《根据地儿女》打下了鲜亮的底色,看似平常的陇东风土人情,经过王琴一点点地渲染,一笔笔地衬托,一步步地推进,顿然鲜活,全篇文字也厚重起来,生发出熟悉又陌生的气息。

  一部《根据地儿女》,读风云旧史,歌日月新天。一个被文字浸润过的人,写下河一般柔美、山一般苍茫的文字。如果可以比喻,我愿它们是水里自由的鱼,是山上蓊郁的草木。

标签:长篇小说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百度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扫一扫在手机阅读、分享本文

评论